星湾油画社团:画笔涂出绚烂青春

文章来源:园区教育网 阅读数: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16日

    手拿调色盘,站在画板前,笔刷涂涂抹抹,神情专注。这是三十五张稚嫩的脸庞,起手落笔是难得的老练,他们是一群小小“油画家”,他们是苏州工业园区星湾学校油画写生社团。
    这是全国首个初中生油画写生社团,从2011年成立以来,他们走遍了苏州大大小小的风景优美地,落叶纷飞的季节,道前街上随意一站就是他们的写生地。他们爱看展览,长三角地区的艺术展鲜少有漏下的。他们更爱远途写生,从江西婺源,到山东青岛,再到陕西绥德,从478千米到2900千米,祖国大地在他们的画板上越画越远……

    执笔画我心,愿走上油画之路
    油画写生是专业美术院校的必修课,少数高中也有开展,但在初中就有油画社的,星湾学校还是全国第一个。今年初三的王婕宇加入油画社已经三年,每周仅仅两次课,都让她觉得“时间太难熬了”。
    对初中生来说,画油画会不会太难?初次见面,王婕宇给人的印象沉静而稳重,她的回答也十分严谨,如果“只是画色块,并不难,但要画得更好,还需要一些素描基础。”如今的她,画油画已经十分出色,在一众学妹中是大神级的偶像,对王婕宇的评价,他们的指导老师徐宏泽也一点不吝啬:她是目前油画社里最好的学生。

王婕宇参展美术馆作品《雨后石桥》

    让人钦佩总是有原因的。王婕宇对油画的痴迷已经超出了学生上社团兴趣课的范畴。如果下午上油画课,她有时早上就早早到了画室画画,暑期放假太长,她甚至把画板搬回家,只是油画气味难闻,放在家中多少会引来家长的反对,但这样的味道对痴迷油画的她来说,闻来却是格外的舒心。
    从一开始看到不知如何下手,常常画砸,到最后一次写生的得心应手,王婕宇并非天才,这一条艰苦的路她也走了三年。她的痴迷,不禁令记者联想到,她会不会将来走上油画之路?没想到突发奇想的一个问题,这个才初三的女孩竟然微微羞涩地点了点头,“有这么考虑,我想以后能够一直画画,这个还比较有意思。”短短三年,每周仅仅两节的油画课,已经深深进驻了她的心间。
    在今年夏天的陕西绥德写生中,王婕妤也是一刻不停地画,有一天雷声轰鸣,大暴雨将至,学生都集合在屋前,独独不见了她,这下可急坏大家了,一圈问下来才得知:王婕宇还在下面画画呢!同伴赶紧飞奔去找她……
    事实上,星湾油画社原则上不允许初三学生参与,毕竟面临中考的他们课业繁重,所以王婕宇的画板已经搬离了她的“专座”,收拾妥当“行李”准备退出。但不死心的她仍在采访间隙追问徐宏泽——他们亲切地称“老徐”:“老徐,初三能不能继续在这里画画,我保证不影响学习!”

2012年婺源写生

    明珠洗蒙尘,是金子总会发光
    如果说王婕宇是后天努力而成的“大神”,那另一个女孩宋莹就是天生就会画画的“天才”。
    巧合的是,初次来到油画社,在满地乱堆的画框中,记者一眼就相中了一幅作品,油画的笔法融入了中国水墨画的元素,浓淡相宜恰似自然天成,事后得知这就是出自宋莹之手。这个学生让老徐的感触十分深,直感叹:“她是有故事的。”
    她有什么故事?当提出见一见她时,老徐摇了摇头:“没用的,你问不出什么,她十分内向。”抱着好奇心,只能听他慢慢道来。

宋莹临摹俄罗斯名画

    宋莹是一个很容易被人忽略的学生,她不爱说话,没有特点,成绩也不优异,老师不会关注这样的学生,同学也不会注意这样的同伴。
   第一次发现宋莹的与众不同是在一堂普通的美术课上,她画的一个一个小漫画吸引了老徐的目光,老徐决定让她来油画社,他的油画社招人不在乎文化成绩,甚至不在乎你画画好坏,只要你喜欢画画、愿意吃苦就行。
    尽管心中已经知道宋莹大概在绘画上有一定的天赋,但她进了油画社的第一幅作品还是让老徐惊呆了:“和别人不同,她起手就会画画!”哪怕过去了几年,老徐依然说,她的第一幅作品就足够去美术馆展出了,她是个天才。
    让老徐感触最深的,是宋莹性格上的变化。从前那个内向自卑的小女孩,成了大家心目中的天才大神,宋莹的笑容渐渐多了,自信渐渐满了,画画时会轻轻哼起歌,也会时常指点同学该如何画画。在油画这一领域,她也是有突出个人特长的。这样一个原本明珠蒙尘的天才,如果没有被老徐发现,是不是就会一直这样内向自卑下去?
    幸好,宋莹遇上了老徐,遇上了油画。

任尔佳参展美术馆作品《天平红枫》

    由画入心入情,深藏青春回忆
    当然,除了这些天才、大神,油画社还有许多堪称“小小油画家”的学生,在全校做塞尚讲座的梁沅沅,被同学戏称“人肉打印机”的调色高手董凌旭……近日,他们的作品正在苏州美术馆展出。但对他们来说,画油画的过程让他们学到的更多。
    油画不同于其他美术,这是一门必须走出教室、在写生中获得提高的艺术。苏州大大小小的风景地他们都去过了,除了小桥流水的景色,他们还需要更多的写生素材,所以每年暑假,老徐都会带着他们去外地写生,从婺源到青岛,一次比一次远,今年夏天去的陕西绥德更是在苏州将近三千公里之外。
    陈璐倩是一个性格开朗、不娇矜的女孩,但来到黄土高坡的她还是吃了一惊,一张几人睡的大炕,一大扇纸糊的窗,还有漫天漫地飞舞的小虫,第一个晚上她甚至撑起了伞睡觉。更让人崩溃的是厕所,满是爬虫飞蛾,还没进就是老大一股味道,然而这已经是全村为他们提供的最好的一个厕所了。这些城里来的小公主小皇帝何时吃过这样的“苦”?但怀着一腔能在这里写生的激动心情,这些原本从没想过的“苦”他们也悄悄“吃”下了。
    每天都早早起床,就为了多画一点,他们来这里的时间只有一周,有时还碰上暴雨出不去,学生们就将之前拍好的照片拿出来,一手拿着手机一手画画,哪怕一丁点时间他们也不想浪费,山坡的黄、天空的蓝、树木的绿,对他们来说都是最好的老师,在大自然的教习中,他们汲汲求取,不断进步。
    而最初那些难以忍受的事,最后都成了云淡风轻的趣事,一个一个同虫共床的夜晚,再有虫子掉到脸上,陈璐倩也不过是不慌不忙地掸掉继续睡。
    这三年里,老徐带着他们虽然谈不上走南闯北,却也是走遍了江浙沪,深入了大西北,他们对老徐的情、对油画的爱也深深嵌进了青春的心里。许多初三即将毕业的学生,在要离开老徐、离开油画社的时候心中十分难过。陈璐倩说:十年后也许我们“大家真的天各一方,但我想油画、回忆、青春会将我们永远牵绊,那松节油的味道会永远停留在我们的鼻尖永不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