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聚焦:工业技术学校王乃国校长对话《中国教育报》(全文)

文章来源:园区教育网 阅读数: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09日

腾笼换鸟,中职重新定位

——对话苏州工业园区工业技术学校校长王乃国

(《中国教育报》2011年5月7日)

同意接受记者采访,可时间上需要推迟几天,苏州工业园区工业技术学校校长王乃国为此一再向记者道歉,因为最近确实忙。王乃国忙着的首要大事就是学校申办五年一贯制高职,这让王乃国痛并快乐着。记者的采访也从这一话题开始。

产业转型升级必定伴随着职业学校转型升级

记者:最近您很忙,听说学校在准备升格?

王乃国:准确地说,是申办五年制高职,中职仍然要办。

记者:为什么很多中职学校都想升格呢?是不是因为升格后校长的级别、教师的职称、学校的收费都随之而升了?

王乃国:这应该是次要的,校长们希望升格,更多的还是出于学校所承担的社会责任。判断升不升,重要的标准是看学校为社会经济服务的能力怎样,如果弱了,就需要提升。

记者:具体到你们学校呢?

王乃国:苏州工业园区这几年产业转型升级速度非常快。现在招商局招商引资,传统制造业企业已经很少再进来,过去园区里的传统制造业企业也在开始退出,退到宿迁、南通的苏宿工业园区和苏通工业园区。园区提出要“腾笼换鸟”,重点发展3+5产业,这样所需要的人才标准就提高了。

我们学校虽然是园区里重要的应用型技能人才培养基地,但我感觉随着园区产业的转型,随着园区人才标准的提高,我们为园区服务的能力正在逐渐削弱,因此需要提升。产业的转型升级必定伴随着职业学校的转型升级。

政府办学校要讲究效益

记者:难道园区转型升级后,就不需要中职这一层次的人才了吗?

王乃国:需要,转型升级后,高中低层次人才依然都需要,只不过结构会发生变化。园区“十二五”期间中低学历层次就业人口数量会减少,而大专学历以上人才每年要提高2至3个百分点,到2015年要占到47.5%。

记者:既然仍然需要,你们如果升格了,谁来培养中职这一层次的人才呢?

王乃国:中职层次我们学校近几年仍然会办。虽然各层次人才都需要,但高职层次更为紧缺,政府当然希望我们办高职更好。低端的,江苏的其他学校也会输送。政府办学校也要讲究效益。

记者:学校这几年招生就业情况怎样呢?

王乃国:这几年的招生情况,应该说在同类学校里是最好的,但压力很大。

这几年,初中毕业生在逐年减少,苏州市区每年能给到中职的也就3000多人,而苏州市区还有12所中职学校。工业园区教育质量非常高,学生中考平均分能达到580分,这样能够来中职的也就200到300人。其实,学校招1000人,在园区就业一点问题没有。我们学校是按6000人标准设计的,现在远远达不到设计容量。

中职教育本质是职业素养教育

记者:学校有没有想过在专业、师资、实训等方面多作努力,让培养出来的人更契合园区转型的需要?

王乃国:学校一直在努力。刚开始建校时,我们的专业设置主要围绕园区的支柱产业,机械电子类占到60%到70%。最近几年,园区出台了服务业倍增计划,我们也相应开设了服务类的物流等专业,现在学校开设有机电、电子、计算机、汽修、物流、旅游六大专业,共21个专业方向。

记者:园区发展服务类行业,包括生产性服务和生活性服务。像服务外包这种生产性服务,对学生外语和专业技能等要求比较高,中职层次学生是很难胜任,而生活性服务,相对要求会低些。

王乃国:园区比较讲究品位,对生活性服务的要求也是高端的。现在义务教育阶段提供给中职的学生,经过3年学习后,也难以满足高端的生活性服务行业的要求。这主要是由于义务教育出口没标准,而中职教育又没门槛,学生综合素养难如人意,增加了中职教育的难度。

我一直认为,中职教育是职业素养的教育,而非职业技能的教育。一个学生15岁进入中职,毕业时只有18岁,而在学校这3年又恰逢其心理最不稳定的时期,过分强调技能训练对他今后的发展很不利。所以,职业学校对学生的培养,显性的职业技能是一个方面,重点和难点是隐性的职业道德、职业意识、职业行为,这是学校教育的重点,是区别于职业培训的主要方面,也是职业教育的本质内涵。

中高职必须协调发展

记者:苏州工业园区是全国开发区中的排头兵,它的转型升级走在全国最前面。其实我国的工业化进程极不平衡,有7个省市处于工业化后期,13个省市处于工业化初期,其余的处于工业化中期。是不是对于不同工业化进程的地区,发展职业教育的策略也应有所不同?

王乃国:是的。为什么现在东部到中西部招学生已经很难?就是因为中西部的经济也在发展,一些传统制造业企业已经转移到那里。一个富士康落户河南,就可以带动当地中职的发展,这也正说明职业教育具有区域性特点。

苏州工业园区的中等职业学校要升级,是这里产业转型升级的需要,而其他地方中等职业学校是否升级,则要看当地社会经济发展情况。政府必须统筹考虑,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