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聚焦:“导师制”助我轻松上复旦

文章来源:园区教育网 阅读数: 发布时间:2010年05月14日

 

   还有一个月不到就要高考了。照理,这会儿正是应届高三学子们最紧张和繁忙的时候。不过,苏州工业园区三中高三年级的应届生何硕康却显得有点悠闲。原来,小何凭借奥林匹克生物竞赛全国一等奖的佳绩,已提前被复旦大学生命科学院录取为新生了。他是苏州大市内24位保送生之一,也是园区第一位通过全国竞赛被名牌大学提前录取的高三学生。谈起自己成功的原因,小何认为,离不开园区三中提供的“个性化教育”大环境和“导师制”的培养

    我在班里很平常
    早在高一时,小何就取得了2008年度全国中学生生物学奥林匹克联赛全国二等奖和江苏省一等奖的好成绩,可以说,生物是他的绝对强项。在学业上,小何是“全面开花”:高一时就曾获2008年度“冯茹尔”杯江苏省高中化学竞赛省一等奖,高二时又曾获江苏省高中数学奥林匹克竞赛省三等奖和第二十届“国际科学与和平周”全国中小学生科学大众杯金钥匙科技竞赛个人特等奖。不仅学习好,在篮球和足球场上,小何也是个“绝对主力”。同时,乐于奉献、服务同学的他还是班级里的团支部书记。
    由于小何德、智、体全面发展,高二时,他获得了“江苏省三好学生”荣誉称号。不过,这么优秀的小何,却认为自己在班里“很平常”。“单论考试成绩,可能我在班里也就是中等偏上的水平。我们班很多同学都很优秀。 ”
    小何的父母都在三中当老师,爸爸教语文,妈妈教英语。不过,对这个儿子,何爸爸显然并没有花太多的心思。采访时,爸爸经常要问小何:“你是什么时候参加XX竞赛的?什么?哦,是X月。 ”谈到家庭对小何成长的影响,何爸爸表示:“平时我们俩都忙工作,没有很多时间来管到他。但是我们家庭有比较好的学习、读书的氛围,这可能对他有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硕康从小好奇心强,啥事都爱问个‘为什么’,对此,我们很注意指导他从书本中去寻找答案。他读了很多书,知识面很宽,很多地方让我都自愧不如。 ”
    导师助我扬专长
    人们常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不过,在残酷的高考竞争面前,正处豆蔻年华的高中孩子们常常不得不收敛个性,藏起兴趣。而像何硕康一样在园区三中就读的孩子们却是何其幸运,这里以“亲情化教育、零距离沟通”为特征的“学生成长导师制”管理方案,使学有专长的孩子们可以在导师的指点下尽情往专业更深处探索,孩子们的个性也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和张扬。
    在园区三中,每一位学生都能按自己的需要选择一位自己喜欢的导师,这位导师可能是自己的班主任,可能是自己擅长或较弱的某门课的老师,也可能是某位校外的专业人士。而同学们与导师间通过谈心、家访、QQ聊天、电子邮件等方式进行着一对一、人性化的沟通,无论是学习上的烦恼,还是生活中的困惑,都能够在自己导师细心体贴的关怀下随风而化,迎刃而解。就拿小何来说,爱好生物的他选择了生物老师张雨作为自己的导师,在生物方面有任何疑问,都能得到专业老师的指点。这样,小何对生物的兴趣和特长不但得到了保护,还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和进步。高一时,小何就在张老师的帮助下,提前自学了大学生物的相关知识。
    风物长宜放眼量。像小何一样学有专长的学生,在导师制的“催化”和“孵化”下,如雨后春笋,成批成片出现在园区三中。据介绍,仅在2009年,园区三中就有包括小何在内的32位高一高二学生取得了全国中学生物学联赛苏州市一等奖以上的好成绩。而三中也不遗余力,为学有专长的孩子们提供各种学习深造的机会。前不久,园区三中就联系安排10位爱好生物的学生提前到苏大接受教授上课,由于有兴趣作为动力,孩子们学得比正宗的科班生还认真仔细,让苏大的老师都竖起大拇指赞不绝口呢!
    “圆融校园”像磁场
    导师制也让老师们更加关注每个孩子作为个体的特点和情感的需求,“因材施教”和“个性化辅导”让这里的师生关系不像一般高中校那样因课业的压力而紧绷。师生间时不时的谈心让孩子们感觉老师更像自己的朋友,而老师们也对孩子们多了一份课业外的关注与情感投入。“亦师亦友”的师生关系,让园区三中的校园呈现出一派和谐、圆融的大家庭新气象。
    学生们自发地评选自己心目中的“十佳导师”,而老师们也把获得这项荣誉看作自己教师生涯最大的成功。2008届优秀导师代表张海东表示:“我非常感谢导师制。过去我教过七年高三,每年学生毕业离开我之前最令我感到遗憾的也是我一定要做的事是:向同学们鞠个躬并告诉他们:‘对不起,老师在更多的时间里注重了你们成绩的提高,但可能在你们对生活的认识,和作一个真人等方面对你们的帮助还不够,请你们原谅老师’。幸运的是,在园区三中,因为导师制,我终于可以把给学生鞠躬的事情变成一段历史封存起来。 ”
    正因为有了爱,才使得正处于生理和心理急剧变化的人生“叛逆期”的园区三中孩子们,放下了对一般成年人的挑剔尖刻,纷纷用充满感激的话语描述自己对导师、对学校的谢意:“她,虽然不是璀璨明星中最耀眼的一个,但她是最善良的。她,就是我的导师,也是我的班主任。我把她和我的谈话当作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课。在当时,她更像是一个大姐姐在和小妹妹谈人生,谈理想。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次与老师共同进餐的经历,虽然不在家中,却拥有一份家庭的气氛。 ”“坦率地说,我能够考上大学,除了个人的努力之外,母校老师无微不至的关怀起到了重要作用,特别是学校实行的‘导师制管理’让我受益匪浅。大学生活是全新的,她深深地吸引着我。但我始终难忘母校,难忘三年的高中生涯。我要说,是老师们助我一臂之力,是导师制助我梦想成真。感谢您,我的导师!感谢您,我的母校! ”
    小何也不例外,马上要进入复旦深造的他,仍表示出对园区三中的留恋:“我很期待新的生活。不过,我还会时常回园区三中来的,最舍不得的就是园区三中,就是园区三中的老师们。 ”

《苏州日报》2010年5月14日
作者 黄爱萍